Blood Oil/Leif Wenar

題目:Blood Oil
講者:Leif Wenar
所屬機構:King’s College London
日期:3/11/2016
關鍵字:globolization, property laws, oil curse, contributing to harm

Wenar談論「石油詛咒」(oil curse):許多石油國家即使坐擁大量的石油商機,但是安定、民生、政治自由等各方面都不比1980年更好。Wenar認為這跟世界各國對財產的認定有關。

試想我們今天武裝佔領加油站,然後開始賣油。依照各國的法律,這都是不合法的交易。然而,如果我們今天武裝佔領境外油田,法律就會認定我們是原油的合法擁有者,允許我們藉此獲利。

如此一來,等同我們以法律獎勵境外的武裝活動。武裝團體只要能夠控制油田,就可以獲得龐大的資金。這讓他們擁有極大的動力這麼做,這也就是為什麼戰亂不斷。更進一步來說,他們擁有的資金,並不一定要拿來投資民生,更不需要與民共享。他們只需要以高壓懷柔等各種有效的手段,讓人民遠離油田,讓技工繼續工作就好。這也就是為什麼民不聊生。

Waner認為,這讓消費者處在很不好的處境。我們購買任何跟原油有關的產品,從汽油塑膠到保險套,都實質在贊助、鼓勵武裝團體以戰爭為手段佔領油田、以暴政繼續統治當地。我們每次的消費,都成為點燃戰火、壓迫人民的幫兇。

當然,光是道德論證無法說服眾人。因此,Wenar更對西方國家提出呼籲:贊助武裝份子、極端團體勢必威脅到西方各國的國家安全。許多石油生產國所輸出的極端主義,讓原本尊重、包容多元的宗教走向極端,而這回過頭來會助長恐怖主義。

解決方案並不容易,但是似乎可行:西方各國可以改變財產權,停止向暴政購買原油。如此一來切斷了資金,就消除了以武裝佔領、高壓統治的方式佔領、經營油田的動力。就經濟上來說,多少會有一些代價。然而,這個世界上確實有足夠的無爭議油桶,可以支撐現有西方國家的經濟。(當然,Waner承認即使西方國家都同意停止購買染血石油,仍然會有「染血石油向東輸出」的問題。就此而言,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願意肩負他們對世界的責任,就成為是否能夠中止染血石油的關鍵。)

此外,Waner更主張要追問「為什麼有些石油生產國沒有陷入石油詛咒?」答案,他認為,在於民主是否先於發現石油。在民主國家,國家的自然資源被視為人民所共有,政府要如何開發、運用石油,都必須經過人民的檢驗、同意。當人民已經隨時準備好對抗政府濫權時,政府就很難轉向寡占國家資源。然而,如果人民還沒做好準備,政府就已經獨佔國家資源,光靠人民的力量就很難翻身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